林丹的下一记“扣杀”

2019年4月以来,这位36岁的老将为了奥运积分赛四处奔波。那时,他的积分排名在16位到19位浮动,而只有跻身前16,他才有机会踏上自己第五次奥运之旅。

2019年9月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是当年最后一站超级系列赛,积分丰厚,同时也足够艰难——林丹在第一轮就遭遇了世界排名第一的桃田贤斗。

在很多个回合中,你能看到林丹在赛场内的情绪:每当有失分,他便一次次看向手中的球拍,又走向裁判,示意换球,这些频繁的举动似乎可以将自己站上赛场的时间拉长。

即便这样的拖延指向的是对赢的渴望,场上的走势已再明朗不过,林丹以两个14-21不敌桃田贤斗,首轮便宣告出局。

这种“拖”的情绪蔓延至了林丹在国家队生涯的最后一段时期,“他迟迟不想退役,就是不想离开这个赛场,他非常热爱这个赛场,”妻子谢杏芳是理解林丹的,在纪录片《林丹!最后一战》中,谢杏芳说道,“到后面我觉得他就是不想离开,就是有机会比赛,不管输还是赢,都要站在那个赛场。”

决定终于在2020年7月做出。因全球疫情蔓延,2020年3月的全英公开赛成为了东京奥运会积分赛的最后一站。而直到林丹4个月后突然在微博上正式宣布退出国家队,大众才意识到,林丹的最后一场比赛,已在遗憾中早早落幕了。

那是林丹所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一刻。“被青年队除名,再到18/19赛季的成绩不是很理想,被质疑、被否定、被嘲笑,我觉得那些都不算难,因为你还有目标。但是真正最难的时候就是决定要离开国家队的时候。”面对纪录片的镜头能够去谈论这些,对个性要强的林丹来说并不容易。

“如果没有工作就在家里面带孩子、陪陪孩子,有工作的时候就出来,尽可能把它做好,无论是上综艺还是录节目。”去年11月,在广州南沙体育馆“丹挑”羽毛球精英赛的现场,林丹的气色看上去不错,“每天心情都特别好,没有之前的额外的压力。”他告诉懒熊体育。

这段时间成为了林丹陪伴家人最多的日子。但他需要被目标所激励。林丹现在是这项赛事背后运营公司的老板——丹辉体育创始人。

跟球迷互动中也能看出林丹的参与方式不同了,他不再需要真刀真枪地跟对手厮杀,而是拿出一个木拍子。用这样的拍子和小球员们过招显然非常困难,林丹发球失误,在接发球的时候也发生失误,不过结果并不重要,他的参与能为这项赛事带来关注度才更关键。

林丹的妻子谢杏芳作为作为公司的执行董事,显然要更为忙碌。两天的比赛中,对内她要去和团队配合,对外则需要她更多地以公司负责人的身份,出现在公开场合。

对于商业上的分工,林丹倒很直接,他毫不掩饰地对懒熊体育说:“我尽可能去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商业上的)挑战应该是交给芳芳(谢杏芳),我只在前面去做就可以了。”

“丹挑”2020林丹羽毛球精英赛首站的比赛,共有来自广州、中山、深圳等地的300余名高水平业余选手参加。这项赛事是丹辉体育打出的第一张牌,也是林丹从国家队退役之后的第一个大动作。

“我身上羽毛球的标签特别重,我也很珍惜这样的角色,”林丹在当日的媒体采访中分享道,“虽然不在国家队效力了,希望自己作为羽毛球人,能够更好地从另一个层面去推动羽毛球运动发展。”

除了林丹、谢杏芳夫妇,丹辉体育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是曾任珠江文体总经理的张朝辉。至于双方的合作,谢杏芳与张朝辉认识很久,在张知道林丹去年即将筹划退役时便主动联系了谢杏芳。“我们属于一拍即合。”张朝辉对懒熊体育说,“大家还是方向统一,核心就是围绕林丹去做‘产业’,无非就是围绕这个产业先出哪一张牌的问题。”

在张朝辉看来,第一张牌是赛事,将羽毛球作为入口,业务还会覆盖至青少年培训、场馆运营、俱乐部、智能体育、品牌策划等板块。“无论是运动成绩、群众参与还是市场规模,中国称得上是世界羽毛球第一大国。林丹又是羽毛球最具标志性的人物。如果他的品牌没有延续,我觉得是巨大的损失,也是我们做体育产业的巨大遗憾。”张朝辉说。

在谈及商业上具体的想法与规划时,林丹也很克制,他并不会像年轻的创业者们一样去谈初心与商业梦想。作为运动员出身的林丹来说,他已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面对懒熊体育的采访,他的回答迅速而简短——刚刚转型,他并不想过多地去谈论商业。不过从林丹公开动态来看,他确实在为自己的商业新目标马不停蹄地忙碌。

就在“丹挑”赛事首站的前一天,林丹刚刚出席了在广东茂名举办的“林丹见面会暨林丹羽毛球俱乐部挂牌仪式”,这是目前落地的两家林丹羽毛球俱乐部之一。更早前的7月28日,第一家林丹羽毛球俱乐部宣布在深圳宝安区石岩体育馆落地。紧接着在12月19日,那里将上演2020“林丹杯”深圳宝安羽毛球公开赛。

不管林丹喜不喜欢,他都得为自己的新身份慢慢去适应。而且看上去,林丹自己觉得还很不错。他现在大部分时间在厦门,也会在北京、广州等地之间来回往返,训练多数时间会在健身房,其他多数时间都可以自己来安排,甚至一些商业合作如果不符合定位也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这跟运动员时的状态完全不同,他很享受现在难得的慢节奏以及相对自由地安排生活。

从5岁开始成为专业运动员,林丹一直在熟悉的羽毛球赛道里,在过去32年的时间里他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运动员成为“顶级运动明星”,羽毛球几乎是他的一切——即使现在林丹到各个城市出差,他也会经常老队友们聚聚。

或许,大家已经习惯了林丹的运动员身份,他的名字经常会跟那些在各个领域取得非凡成就的运动员放在一起。包括李娜、刘翔、姚明等。他们都有媒体与品牌商们喜欢的特点:李娜个性张扬,敢说敢作,从事世界流行的网球运动;刘翔在亚洲人很难占优势的田径项目脱颖而出;姚明幽默、智慧,在美国NBA成为明星运动员。而林丹技术全面,拿冠军到手软,身上自带的娱乐跨界属性使他成为品牌商的最爱。

就连英国《卫报》都将林丹称之为“最伟大的球员”,他们这样评论道:“面对长期的对手李宗伟,林丹向世人证明了自己成为羽毛球界传奇球星的原因。”

从另外一个维度也能证明林丹的伟大。羽毛球并不是全球最具商业价值的运动,但林丹却可以让自己成为国内最具商业价值的运动员之一。

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林丹身价飙升,赶超刘翔,成为中国体坛代言品牌最多的男子运动员。那一时期,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林丹,也渐渐发生了改变。

在中国体坛,拥有林丹这样成就的运动员并不在少数,林丹又明显不同。12岁加入八一队,在运动员的身份之外,林丹还有军人身份,站上领奖台时面对升起的国旗敬上一个军礼,是他标志性的动作之一。

即便林丹遵守了某些规范,他也在藐视一些规则——比如他知名的暴脾气,他身上各处的纹身,还有敢于大胆的身体,夹杂着不羁、叛逆的意味——无论是对于粉丝,还是合作品牌而言,这些都有不错的吸引力。

根据福布斯排行榜公布的数据,林丹2007年的收入是170万元,而2008年和2009年的收入迅速递增到1250万元和1475万元,纷沓而至的广告代言占了林丹收入的最大一部分。

他在时尚圈、娱乐圈等领域的朋友众多,这为他的跨界打下了基础。他频频登上多档综艺节目,还先后登上了《GQ》、《ELLE MEN》、《男人装》等多本一线男性杂志封面,这是娱乐圈很多一线男星都可望不可及的事。签约成为意大利奢侈品品牌D&G的代言人时,林丹更是香艳出镜——大尺度的写真集迅速成为当时被热烈讨论的线年李宁公司就为林丹量身打造了LD品牌。2015年与尤尼克斯签约后,林丹又将“LD”系列带入了该品牌中延续至今。

2015年9月林丹正式推出自创的内裤品牌“Intimate by LIN DAN”,品牌旗舰店同步在成都太古里盛大开幕,众多娱乐圈好友前来捧场。林丹非常重视那次创业,从设计、拍摄广告到宣传都有参与,还亲自半裸上阵拍摄宣传照。凭借“超级丹”的影响力,一条内裤188元,2016年在天猫官方店铺的月销量一度达到1500多条。

但是在经营两年之后,他的内裤品牌最终以关门收场。后来林丹自己做内裤品牌这件事,甚至被拿来当作综艺节目《吐槽大会》中的槽点,但实际上,不少人认为,那次创业经历是值得肯定的。说林丹引领了一场革命也不为过——处于集体宏大叙事中的运动员,是可以拥有自我意识的,甚至可以成为一种尽情展示、被人讨论的消费品。

这些经历,在林丹退役转型方面都给他提了醒,类似的起起伏伏才是常态。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眼下,大众更加好奇林丹的转型之路,他的未来会如何走呢?

懒熊体育整理林丹最近三年参加的10次商业活动后发现,他有四次参加娱乐综艺节目(比如湖南卫视《运动吧,少年》、《嗨唱转起来》等以及《吐槽大会》等),还有跟一些品牌商的合作,还有几次接受时尚媒体的采访。从这些行程可以看出,他乐于去尝试不同的体验。但那些也仅限于体验,林丹更看重的还是体育人的身份。

我们可以找到运动员转型的很多案例。“体操王子”李宁抓住了时代机遇,创立了第一个国产运动服饰品牌,堪称专业运动员向企业家转型的典范;姚明退役近十年,一步步从“姚老板”走向了“姚主席”;贝克汉姆则代表着另一种可能性,一个因时尚品味、艺子、家庭生活和如今一笔又一笔的商业运作而拥有无数话题的可能性。也许中国体育需要一个贝克汉姆式的明星,是的,是明星,而不止于“运动员”。

“在中国出一个体育明星真的是很难的,”谢杏芳在接受懒熊体育专访时说,“我们能出一个世界冠军或者奥运会冠军,但是他们很难谈得上是体育明星。林丹就是一个体育明星。”

体育明星不仅仅意味着知名度,当然还意味着更多的精神力量和所肩负的责任。同为运动员出身的谢杏芳对此颇有感触,“如果你老是看到一些运动员拿到了冠军,然而到退役后他的生活还有困难,可能慢慢越来越多的人就不会参与体育。”

作为曾经中国羽毛球女单绝对主力,一度占据世界女单排名第一,谢杏芳曾多次获得世界杯女单冠军和世锦赛女单冠军,但2008年奥运会对她来说仍然是个遗憾——即便她已经拿到了女子单打银牌。

“我们在运动员的这一条路上走了很久,而且我们的目标很单一,就是冠军,没有退路。我奥运会第二好像都没有人会觉得你怎么样。”相比于运动员承受的压力,在谢杏芳看来,如今向商业上转型反而没那么难,“因为选择性可以很多,这条路走不通,你还可以想办法走另外一条路。”

《东方早报》曾这样评价谢杏芳:“从来不是那种充满野心的人,就像她略显柔弱的外表那样,那更像一个标标准准的广州阿妹”。但能从残酷的竞技体育的厮杀中走向世界第一,那么这个人注定不会是柔弱的。也许她缺少林丹那样外露的锋芒,而坚韧会隐藏在波澜不惊的外表之下。

2017年,谢杏芳创立了自己的母婴品牌杜芬,开始向商业转型。现在,谢杏芳成为了站在林丹身前的女人。

“我们会从培训、赛事和俱乐部三方面去打造林丹自己的品牌。”谢杏芳说,“因为在中国参与羽毛球的人群是非常多的,我们的人群基数在这里,所以也希望是借着林丹的影响力可以将羽毛球运动的发展延续下去。”

将创业的第一站定为广州,林丹解释说因为这里是“福地”。对运动员来说,如果在某个城市拿下过关键比赛的胜利,这里通常就会被称为福地。正是在广州2010年亚运会上,林丹实现了自己首个“全满贯”霸业。

丹辉体育总经理张朝辉则解释得更为实际。在他的规划之中,产业落地的核心渠道是“名校名馆名社区”,现在已经展开合作的有华南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学校、南沙体育馆,还有保利打造的清远茂名奥体综合体等。“现在等于是品牌加产业,我们可以把(林丹的)品牌转化成产业,”张朝辉告诉懒熊体育。

当然,运动员转型想要取得成功,找到好的运营团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林丹也想这么做。

比如姚明一直都有“姚之队”,贝克汉姆有自己投资与商业的团队,而李宁在公司成立后先后寻找了四任职业经理人作为搭档,目前仍然坚持这样的分工,他来抓人力、财务与战略,其他交给职业经理人。尽管林丹现在刚刚转型,他还比较享受现在放松的状态,但随着转型深入,他势必得在商业领域投入更多精力。

林丹提到了“自由”,“特别是回想过去的20年的职业生涯,确实是感觉到非常不容易,因为每一天都要面临比赛竞争失败与成功,而最终的结果会完全不一样。所以退出国家队以后就觉得现在非常轻松。”

他对健身投入了巨大的热情。如果实在没有条件健身,林丹就会去跑楼梯,或者做自重训练。这种极度的自律,总给人一种他时刻准备再次上场的感觉。

今年6月,“丹挑”羽毛球精英赛来到了延安,在社交媒体上林丹称这是用行动致敬红色圣地。发布的照片中,他参观了在延安的故居,并且在老一辈革命家的雕塑前合影。

运动员时期,每逢大赛,特别是奥运会前,林丹都会去湖南祭拜毛家祖坟。2008年奥运会打进决赛之后,他在胸口别上了一枚毛主席徽章,希望它能带来力量。

林丹曾解释过,这并不是“迷信”,而是“敬畏”,“人总要有敬畏,这样才能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得稳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